保定麻将外挂
舞人
  • 人民舞蹈家

    賈作光經常掛在嘴邊上的話,說得最多的兩個字,就是“人民”。很多與賈作光有過密切交往的人,大概都會記得,他經常談起的,就是解放初期,在深入民間采風時,為了藝術創作,常常翻山越嶺,“拽著馬尾巴爬山,累得不行,甚至一邊走在路上一邊都會打盹”。
  • 從《扇舞丹青》到戲舞《青衣》

    打破“身體固有運動模式”,是王亞彬從《扇舞丹青》到戲舞《青衣》的必由之徑。可以說,整個“第五季”她都在努力“打破”,她為這種“努力”取名為《生長》。
舞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