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麻将外挂
首頁>文藝>電影>熱點推薦

借科幻外衣探索當下家庭教育——電影《銀河補習班》觀后

時間:2019年07月2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彭流螢
0

借科幻外衣探索當下家庭教育

——電影《銀河補習班》觀后

電影《銀河補習班》劇照
    盡管披著科幻電影的外衣,但《銀河補習班》里較少有特效和科技奇觀,仍舊是著重人文關懷、講述理想化的父親啟蒙教育的故事。影片圍繞如何解決曙光16號載人飛船重返地面時的聯通問題而展開,時間跨越近三十年,體量龐雜。導演想要表述的內容點相當密集,劇情的關鍵細節上存在一些瑕疵,敘事邏輯性稍遜。但依托于幾位主演的表演,部分情感體驗還算細膩真摯。尤其鄧超所扮演的父親對孩子的接受和欣賞,為幫助孩子建立自我認同的情節設計跌宕起伏,盡管邏輯漏洞頻出,部分硬煽情段落還是有一定感染力的。
  其實鄧超是一個表演上比較有張力,也特別具有個人風格的優秀演員。在他塑造的作品中,人物內心的糾結、撕裂等往往都被完整地演繹了出來。這些必然是劇情自身的需要;不能否認的是,表演體系中的角色塑造是要刻畫性格并達到角色的感性狀態的,鄧超對這一點的領悟比較到位。當然,本片中也有比較刻意的人物情緒的描摹,尤其是人物性格的迸發仍然是被設置在比較極端的處境之中,如片頭出任火炬手的最后幾分鐘營救,給建筑師父親做了個“超人”的設定。大橋坍塌,“超人”被顛覆。于是,少年的心靈成長來自于偽“超人”父親的引導。在缺乏現實說服力的劇情里,取表演之長補導演之短,這種略微過火有時又難免駛入極端的劇作,其實有可能傳達了創作者對自我有所要求,但還不太有把握的焦慮感。每次做導演,鄧超其實都很賣力,只是,“明星”這頂桂冠投射給“導演”身份的光環,在面對市場時也是有限度的。所以,怎么講好故事、拍好電影不僅是他,也是每一個立志于此的電影人,需要長期研習且執著修煉的專業課程。
  導演和表演本來就是兩個不同的職業。跨行做導演,也需要進行一個新的自我認同的建構。這是一個破與立的過程,也是一種不同以往的自我成就。在努力撇開以往極盡惡搞和癲狂的都市喜劇套路之后,《銀河補習班》相比之前的《分手大師》和《惡棍天使》,風格上有了轉型,導演技巧上也能看到明顯的進步。作為藝術創作者,對于教育問題的聚焦及解決途徑的嘗試,不僅是一種藝術上的探索,也是社會責任擔當的顯現,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
  關于家庭教育,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曾經說過:“父親教育自己的子女是一個公民最重要的、第一位的社會工作。”電影《當幸福來敲門》《美麗人生》《長江7號》都塑造了不同的父親形象和父子關系。一位積極奮斗、反復強調信念、能和孩子和諧相處的父親,會比任何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更加快捷有效地激勵孩子的成長。
  生物學上的父親屬性是唯一的、與生俱來的,但是社會語境中的父親有著眾多的文化指涉。人們對父親的形象也是有期待的,要做一個合格的父親也是需要學習的。中國傳統的父親一直都是權威形象,父子關系向來是比較深沉含蓄和內斂的。影片里面,一個有案底且備受羞辱掙扎謀生的父親,一個成績墊底總被欺負的兒子,父子在這樣對等的形象設定下不斷完善自我,充滿愛、尊重、陪伴和信任,在輕松歡愉中揭示成長的真諦。
  影片中的兒子是有著主體創造性的個體,通過在大自然中理解詩歌,逃課旅行看航展,在洪峰到來之前還被父親拿著大喇叭繼續教育獨立思考,參與危機的解救等各種細節,促使孩子成為宇航員后,面對再艱難的現實也總有擺脫困境的解決辦法。當然,這些處理太過戲劇性,沒有必要且合理的鋪墊,現實中缺乏參照也不可能復制,是其劇情邏輯遭到質疑的問題之一。不僅如此,劇中反復強調,清華北大只是實現夢想的過程和手段,那么,夢想到底是什么?箭靶子到底在哪里?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成功,而是要培養“人”。所以,在審視影片中藝術化敘事的同時,如片尾兒子對于父親終生所追尋的正義的理解,也引發了關于教育實踐的反思。這種教育就完美了嗎?
  影片與其說是對傳統應試教育體制的批判,倒不如說是在學校和社會教育的體系之上,對家庭生活中父親教育的一種探索。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元,父母教育作為家庭教育的核心,是推動教育事業發展的基礎。在一些不可預期的因素使家庭陷入極端悲慘的環境時,如何活得像個人?如何樹立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如何堅定內心的理想信念追求夢想,并承擔起個人對社會的責任?即使本片觀感上還有各種紛擾復雜的、甚至語焉不詳、邏輯不清的劇情堆砌,電影所展現的理想化的教育模式和美好前景,還是傳達了正面的力量。
  這個邏輯上不那么通暢,也不那么完美的主要角色仍然被賦予了一個值得期待的父性靈魂。大家一直在討論教育,關注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當中顯現出來的各種問題。片中更是將千辛萬苦送上貴族學校的教育資源和教導主任的教育方式等問題集中陳列了出來,但是所有問題的解決最終還得回到問題的內部。影片立竿見影的教育效果固然夸張,但也確實向我們展示了父親教養投入對于兒童及家庭發展的重要性,也說明父親的優秀品質和好的教育理念確實會帶給孩子成長的力量。
  德國哲學家弗洛姆曾經在《愛的藝術》中說,父親指給孩子通向世界的路。片中父親對孩子實施的教育,給人以啟迪:什么是做好一個父親最正確的教育行為?其實這就是當下家庭教育最現實的問題。應試教育體制下,分數和排名是最顯著的成果。除了補課和反復練習,似乎沒有更迅達的途徑。而片中父親所實施的教育方式,使得兒子短期逆襲的這個結果稍嫌突兀,還缺乏一些腳踏實地的細節支撐。但全片來看,父親言傳身教、以身作則,用正確的溝通方式積極引導孩子,重啟孩子對學習的興趣;父子深情的建構和父親作為孩子成長的精神標桿的重要意義就凸顯了出來。
  電影作為一種大眾傳播媒介,教育性是其與生俱來的基本屬性之一。1927年《銀星》雜志發表過《電影與教育》的文章,指出兒童作為特殊的觀眾群體,應當從衛生和身體健康的需要出發,在父母和教師的幫助下觀看指定的電影。但是怎么做父母?尤其是現實中存在的父親教育的缺席等問題怎么來解決?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曾經說:“電影不僅是對兒童,而且對成人都是最有利的教育因素。”像這一類型建構優秀父親形象的電影,潛在的對現實當中的父親施以榜樣的影響,正是它們獨特的魅力與教育意義所在。
(編輯:韓雪竹)
會員服務
保定麻将外挂 波克棋牌单机斗地主 球探网球比分怎么看 写百度词条赚钱吗 北京快中彩网站 北京pk10大特计算方式 排球比分直播哪里看 大庆冠通麻将手机版 转发朋友圈广告赚钱吗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天津11选5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