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麻将外挂
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回憶陽翰笙同志

時間:2019年08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羅揚
0

  編者按:剛剛過去的7月19日,中國文聯迎來了自己的70華誕。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寫來賀信,紀念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座談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在中國文聯發展史具有重要意義的時間節點上,中國藝術報推出了厚重的兩期特刊,回望歷史,展望未來,反響強烈。而更早前推出的“慶祝中國文聯成立70周年”專欄,更是因為呈現了有溫度的文聯歷史而引發極大共鳴。在這一過程中,我們深感,關于文聯發展史的記錄還有很多空白和模糊之處,這對面向未來的文聯來說,實乃一種遺憾。因此,自本期起,本報不定期推出“文聯記憶”專版,著力追溯文聯初心,發掘文聯史料,激活文聯記憶,為文聯留跡存真。熱忱期待廣大文聯工作者、文藝工作者、讀者來稿,或寫人,或記事,只要與各個時代的文聯發展史有關,都在歡迎之列。“文聯記憶”,期待著您。

陽翰笙

  1958年1月15日,中國文聯組織在京作家、藝術家50余人到京郊門頭溝煤礦參觀訪問。圖為陽翰笙(左二)、高元鈞(左一)、梅蘭芳(左三)與礦工們在井口合影

  1979年5月24日,陽翰笙(左)在中國曲協常務理事擴大會議上講話,題為《發揮文藝“輕騎隊”的作用——為四個現代化服務》。右起為陶鈍、魏伯

  1982年10月6日,中國文聯和各文藝家協會負責人,出席中國文聯新樓奠基儀式。左起:周揚、陽翰笙、歐陽永華、夏義奎、李庚、迪之、袁文殊、張僖、羅揚

  1987年11月28日(農歷十月初八)是陽翰笙85歲誕辰,中國文聯等單位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陽翰笙同志從事文藝工作六十周年”慶祝會。黨和國家領導人及文藝界知名人士400余人出席

  陽翰笙同志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革命前輩。在他的領導下工作,我深受教益。他辭世多年,卻依然像生活在我們中間。回憶往事,倍感親切,不勝思念。

  一、翰笙同志對曲藝事業的重視和關懷是一貫的。曲藝界的許多活動都得到他的支持和指導。

  我早就熟悉翰笙同志的名字,讀過他的作品和文章,但相互認識是在1953年第二次全國文代會之后。那時,他擔任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兼秘書長,我在中國曲藝研究會工作,同在一個辦公樓辦公,同在一個黨支部過組織生活。他熱情、誠懇、謙虛,平易近人,沒有架子,初次交談就使我感到十分親切,留下很好的印象。

  我和曲藝界許多同志都不會忘記翰笙同志對曲藝事業的重視和關懷。他到中國文聯工作的時候,中國曲藝研究會剛剛在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備委員會的基礎上建立起來,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兩間辦公用房,經費極少,工作中困難很多;中國文聯也有類似的困難。令人感動的是,翰笙同志把中國曲藝研究會等研究會、學會的困難視為自己的困難,把幫助這些單位克服困難、開展工作當作中國文聯的責任,不但在實際工作上給予幫助,逐步解決了許多困難,而且在思想上業務上給予關心和指導。一天,他主動向我詢問了中國曲藝研究會的情況和曲藝界的情況,談了他對曲藝的看法。他說,曲藝歷史悠久,豐富多彩,和戲曲一樣深受群眾的歡迎,是民族民間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要建設人民的新文藝,就要重視曲藝,就要在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和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方針指導下,按照周恩來總理簽署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關于戲曲改革工作的指示》的要求,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改革。這幾年曲藝改革已經取得顯著成績;堅持下去,曲藝這門藝術一定會更好地發展起來,在人民文化生活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他還講述了他以前在四川、上海等地聽一些曲藝名家演唱的情況,高興地說,有許多曲藝藝人,藝術造詣很深,很了不起,一個人演唱就能吸引住那么多的聽眾,連我們這些搞新文藝的人都被吸引住了,證明這是一門很有特色、很有魅力、很有欣賞價值的藝術,應當受到重視;有些人看不起曲藝,是舊的偏見,是很不對的。他勉勵我要把曲藝事業看作是黨和人民的事業,把中國曲藝研究會看作是黨和國家聯系曲藝界的橋梁,是推動曲藝改革的重要團體,需要大家努力克服困難,做好工作。這次談話對我影響很大。我在此后的幾十年里能夠堅持在曲藝團體工作,為改革和發展曲藝竭盡微薄之力,與翰笙同志的啟迪和鼓勵是分不開的。

  1958年初,經中共中央宣傳部批準,開始籌備中國曲藝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并決定以中國曲藝研究會為基礎成立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翰笙同志親自主持了各項籌備工作。在協會主席、副主席建議人選的問題上,他考慮得非常周到、細致,除在會議上認真研究,還讓我個別征求老舍等熟悉曲藝界情況的同志的意見,力求人選得當,符合協會性質、任務的要求。我建議采取中國曲藝改進協會籌備委員會的做法,邀請文學、戲曲、音樂、民間文藝研究等方面關心并致力于曲藝創作、研究等工作的同志參加代表大會,并推舉部分文藝界人士擔任協會理事會理事,以取得各方面的支持與合作。他當即表示贊同,并強調指出,我國的曲藝,蘊藏豐富,形式多樣,輕便靈活,表現力很強,值得文藝工作者學習;他還以趙樹理等同志為例,說明作家、藝術家注意向曲藝學習的好處。他同時指出,曲藝的發展也需要曲藝工作者向其他文藝工作者學習,爭取他們的支持與合作。要互相學習,互相幫助。因此,大會代表和理事會中都推舉了一部分文藝界人士,翰笙同志在代表大會上所致的開幕詞中也強調了互相學習的問題。許多曲藝界代表和趙樹理、老舍、鄭振鐸等作家、學者歡聚一堂,熱烈發言,形成了互相學習、親密合作的良好氣氛。翰笙同志還在大會之后發表了題為《向曲藝學習》的文章,在曲藝界和文藝界產生了很好的影響。在此后的協會工作中,一直體現了曲藝工作者和其他文藝工作者互相學習、互相幫助的精神,取得很好的效果,并逐步形成協會工作的一個好傳統。

  1959年,鄭振鐸同志在出訪中不幸遇難,需要補充一位文藝界人士作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翰笙同志在所主持的中國文聯和各協會負責人協商會議上鄭重推舉時任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副主席的著名揚州評話藝術家王少堂同志作為人大代表的建議人選,并陳述了理由。他說,在文學、戲劇、音樂、電影、美術、舞蹈等方面都有人擔任全國人大代表,曲藝界作為文藝界的一個方面,也應當推出一位同志擔任人大代表參政議政,表達曲藝界的愿望和要求。經過討論,大家一致同意推薦王少堂同志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建議人選上報有關領導部門。這件事不僅表明翰笙同志對曲藝界的重視,也反映出他考慮問題的周到、細致和辦事的公道。

  翰笙同志對曲藝事業的重視和關懷是一貫的。曲藝界的許多活動都得到他的支持和指導。粉碎“四人幫”之后,他才結束了被監禁的生活,被安排在安定門外一處簡陋的兩間房里。一天上午我去看望他,由于長達九年的囚禁和折磨,只見他蒼老消瘦了許多,形容憔悴,身體虛弱,而且還未被徹底平反和恢復工作,我不知該怎樣來安慰他。出乎意料的是他的精神很好,說起話來還是那么熱情、爽朗、親切。他關心黨和國家的命運和前途,關心文藝界的事情,頻頻詢問文藝界、曲藝界的情況。1979年,組織上為他徹底平反并恢復工作,翰笙同志立即積極投入中國文聯與各文藝家協會的恢復工作和第四次全國文代會的籌備工作。同年5月,中國曲協在北京召開理事會擴大會議,我向他匯報了曲藝工作的情況,請他出席指導,他立即慨然應允,不但抱病出席了會議的開幕式,而且作了經過認真思考、準備的講話,闡明了當前曲藝界面臨的形勢和任務,對大家提出殷切的希望和要求,使大家深受教育,深受感動。1985年4月,中國曲藝家協會第三次代表大會召開時,他因病不能出席,仍然對大會表示關心,并向大會表示熱烈的祝賀。

  二、翰笙同志要求我們認真貫徹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要重視傳統曲藝的推陳出新,更要大力提倡反映新時代、新人物的曲藝創作,努力為曲藝創作者提供學習、提高和深入生活的條件。

  翰笙同志非常重視曲藝創作。在研究中國曲藝研究會及其后成立的中國曲協的工作時,他一直很注意曲藝創作方面的工作,認為曲藝作為一門綜合性的藝術,如同劇本是戲劇之本一樣,曲本話本是曲藝之本;有了很好的曲藝文學作品,會促進曲藝表演和曲藝音樂的革新,演員才能充分發揮自己的藝術才能;只有把先進的思想內容和優美的藝術形式結合起來,才能滿足人民群眾文化生活的需要。他要求我們認真貫徹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要重視傳統曲藝的推陳出新,更要大力提倡反映新時代、新人物的曲藝創作,努力為曲藝創作者提供學習、提高和深入生活的條件。

  為了引起各地區有關領導部門對曲藝工作的重視,促進曲藝創作的繁榮,在他的提議和支持下,中國文聯和中國曲協于1964年2月在北京聯合召開了曲藝創作座談會。應邀參加座談會的代表有各地在曲藝創作和表演上有顯著成就的作家、藝術家和專家學者,也有文藝界有關人士,共一百多人,歷時七天,大家一起交流創作經驗,研究創作問題,進一步明確了前進的方向和奮斗的目標。會議開得很好,收到了預期的效果。翰笙同志還提議并商請人民日報社、新華社、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等新聞單位擴大宣傳,并要我代擬了一篇社論稿,請林默涵同志審定后,以《積極地發展社會主義的新曲藝》為題作為《人民日報》社論發表。由于這次座談會開得成功,又比較充分地發揮了輿論宣傳的作用,引起曲藝界和有關文化部門的重視,有力地推動了全國各地創作演唱新曲藝的活動。

  翰笙同志在中國曲協1979年的理事會擴大會議上所作的講話中,也著重講了曲藝創作問題。他滿腔熱情地肯定了曲藝創作的成績,希望廣大曲藝工作者再接再厲,充分發揮曲藝輕便靈活、便于反映現實的特長,首先要下大力氣創作反映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作品,也要努力創作反映新民主主義革命和舊民主主義革命的作品,還要努力創作反映我國悠久歷史的作品,要提高質量,爭取光輝燦爛的文藝黃金時代的到來。

  實踐證明,發展曲藝創作的確是曲藝創新繁榮的關鍵所在。凡是曲藝繁榮的時期,都是由于各地涌現出一批又一批富有時代精神和藝術魅力,為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優秀曲藝作品。如果創作上不去,曲藝舞臺也必然冷落下來。

  三、在研究曲藝評論問題時,翰笙同志不止一次地提出,要向陳云同志學習。

  翰笙同志也很重視文藝批評。1956年,毛主席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以后,翰笙同志表示熱烈擁護,除組織、動員大家認真學習、貫徹外,他在一次談話中還結合自己的經歷和體會闡述了文藝批評的重要性和對文藝批評應持的態度。他認為積極開展實事求是的文藝批評,對活躍人們的思想,統一人們的認識,促進文藝繁榮,大有好處,必不可少。他還以“左聯”時期文藝界對他創作的小說《地泉》的評論為例,說明瞿秋白、茅盾等同志的批評對他的啟發和幫助。他說,當時也感覺到自己在創作上有缺點,但認識不足,看到、聽到秋白、茅盾等同志的批評意見之后,經過認真思考,才比較深刻地認識到《地泉》的缺點和問題,這不僅是一部作品的缺點和問題,而且反映了“普羅文學”創作相當普遍存在的缺點和問題,認真從中吸取教訓,不但對自己有好處,對促進無產階級革命文藝的發展也大有好處,大有必要;所以在《地泉》重版時把秋白、茅盾等同志的評論文章作為序言,供大家閱讀和研究。他還講到對秋白、茅盾等同志的評論文章并不是全部同意,自己也坦率地提出不同意見,以供大家研究討論;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這就是為了促使無產階級革命文藝逐步走向成熟,更好地向前發展。翰笙同志如此正確地對待批評與自我批評,給我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如果缺乏很強的責任心和對自己的嚴格要求,如果缺乏寬闊的胸懷和實事求是的精神,要做到這一步是不可能的。

  翰笙同志曾多次談到曲藝評論,他同意一些同志的看法:曲藝評論還是一個非常薄弱的環節,需要大力加強。對協會舉辦的一些評論和研究活動,他都積極給予支持和幫助。例如,1962年12月,中國曲協為紀念曹雪芹逝世二百周年在中國文聯禮堂舉辦《紅樓夢》曲藝專場演出時,除邀請文藝界、曲藝界人士觀看演出外,翰笙同志還親自邀請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同志觀看演出,并請周總理在演出結束后與文藝界、曲藝界有關同志一起座談。周總理不但對這場演出給予鼓勵,而且對傳統曲藝的整理、改編以及曲藝工作者與其他文藝工作者如何互相學習、加強合作等問題發表了有重要指導意義的意見,給大家以深刻的啟示和很大的鼓舞。

  在研究曲藝評論問題時,翰笙同志不止一次地提出,要向陳云同志學習。1979年5月,他在中國曲協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上鄭重地說,陳云同志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是我黨領導經濟的權威,工作是很忙的,可是,他對評彈研究得那么深入,許多問題講得那么具體、深刻,那么切合實際;最近發表的《陳云同志對當前評彈工作的幾點意見》講得很好,有重大指導意義,我反復研究了好幾遍,我們長期搞文藝工作與他比還差得遠。我們要老老實實地向陳云同志學習,把他的意見落實到工作中去。如果我們能像陳云同志那樣進行曲藝的研究和評論,曲藝一定會更好地繁榮起來。他的講話飽含對陳云同志的敬佩之情,也表達了對大家的希望和對曲藝研究、曲藝評論的熱切期待。

  四、翰笙同志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作風民主,虛懷若谷。

  翰笙同志嚴于律己,寬以待人,作風民主,虛懷若谷。我參加過他召集的多次會議,也有許多個別接觸。在我的記憶中,凡屬重要的事情,他都首先聽取大家的意見,然后經過認真考慮,反復比較,才發表自己的意見,如有不同意見,就進行討論,即使別人講得不對,甚至態度不夠冷靜,他也耐心地說服解釋,最后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則做出決定。在他面前,你不會感到有什么顧慮,講錯了也不要緊。有一次,我正在翰笙同志家里商量事情,一位同志誤認為翰笙同志在對待文聯兩位負責同志互相之間發生嚴重分歧的問題上偏袒一方,突然破門而入,怒氣沖沖地指責翰笙同志官僚主義,處事不公。在這種情況下,翰笙同志不生氣,不發火,仍然像平時一樣很親切地請這位同志坐下,有話慢慢說,向她作耐心解釋。這需要多么好的涵養和多么寬大的胸懷啊!

  翰笙同志又是堅持黨性原則的,對于粗暴的錯誤的批評,特別是“扣帽子”“打棍子”式的所謂批評,他能夠頂得住。在被人誤解受到委屈的時候,也能想得開、放得下。

  有一次交談至今難忘。1986年夏天,翰笙同志在煙臺療養,正好我在煙臺參與主持文聯和各協會高級專業技術職稱評審委員會會議,一天上午,我去看望他。這天天氣晴朗,海風微拂,我們在涼臺的陰涼處親切交談,他十分關心文藝界的情況,詢問了社會上和文藝界發生的許多事情,也談了他對當前文藝工作的一些看法和意見。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批評與自我批評問題。他認為,近幾年來文藝評論雖然有所加強,但總體來看,實事求是的有說服力的評論文章還是太少,百家爭鳴的空氣還很不夠。他不無憂慮地說,現在有些同志只喜歡聽贊揚的話,不喜歡聽批評的話,也有些同志喜歡捧場,不是像魯迅所說的那樣,“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這對文藝的發展是很不利的,對自己也有害處。他特別談到正確對待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問題。他說,一個人思想上工作上難免有缺點、有失誤,別人批評對了就要愉快接受,批評不對也不必勉強接受,如果有原則分歧還可以爭論和進行反批評。只要大家堅持實事求是,充分說理,認識會逐漸統一起來。當然,要正確對待批評與自我批評也不那么容易,在黨的生活中也難免有受委屈的時候,一定要想得開,如果想不開,對工作不利,對身心健康也很不利。無論如何,要正確對待批評,批評對的就接受;不對的可以提出不同意見,不要悶在心里;別人也要注意勸解,不要當面說些加重委屈的話,這才是愛護。這次談話使我很受感動,我們從這里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一位老同志對批評與自我批評所持的鄭重態度。

  以上所述,只是我記憶中的若干片段。翰笙同志是我國著名的革命文藝家,是我們黨在文化戰線上成就卓著和深受人們愛戴的一位領導同志,是文藝工作者的良師和益友。他的崇高思想品格和在事業上的成就值得我們很好地學習和研究。個人的回憶,難以記述其萬一。謹以此表示對他的深切懷念和崇敬之情。

  (作者為中國文聯榮譽委員、中國曲協名譽主席)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保定麻将外挂 彩票开奖查询视频 山东时时彩app 香港赛马会app 河北时时彩qq群是骗局 3d彩票论坛网站 阿里巴巴旗下赚钱软件 福建36选7走势图福彩 喜彩网 竞彩篮球胜分差优化 2015赚钱的网络游戏排行榜前十名